追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RDF看垃圾的單純與複雜

所謂的RDF,依照工院能資所的說法,是把垃圾切碎、乾燥、除臭、添加混合劑、成型,將廢棄物中的可燃成分製成均質的衍生燃料,具高燃質、可儲存、易輸送、燃燒穩定,所以可小規模設置,再將RDF集中利用,把能源化零為整。在經濟部能源會「廢棄物能源利用技術開發」推動計畫,搭配非核家園下積極發展的「再生能源」列車,以及小型焚化爐惡名昭彰且戴奧辛法定排放標準日趨嚴格下,RDF以全都是「資源回收、小而美、分散式處理、生質能』等環保團體的語言為號召,讓環保署早就信心滿滿將之視為垃圾處理的「明日之星」即將大力推銷。 垃圾原本很單純,但把它混一起就比較麻煩,之後再燒掉就更複雜,複雜代表的是與成本、風險、與未知變數的增加。這「科技」在不同階段都扮演重要的角色,以科技取代科技,就是要大家相信「這個是技術上可以克服的」。然而,日本的RDF廠,曾發生原先未料到的沼氣爆炸的事件;除此之外,RDF的過程顯然是把垃圾只有物理變化而非化學變化,因此某種程度是取代焚化爐「直接」燒垃圾取熱能,而變成「先打包、後燃燒」兩階段的「前面階段」;而大家對焚化爐太多含氯物質以及燃燒溫度不夠高的情況之下,產生的戴奧辛、夫喃等環境荷爾蒙的擔心,會不會在「後面階段」—如官方資料所言的把RDF給工業鍋爐、RDF發電廠等---這些仍舊是問題? 所以還是回到原點,這些新科技,竟然需要的配套與民眾配合之處,還就是要做好垃圾分類、資源回收、以及不適當垃圾不能進廠的進廠管制,但這些要是都做的好的話,哪還有什麼垃圾需要進場?於是,誇張一點講,新技術的成功,就在於終結新技術的存在必要性。 回到現實面來講,花蓮RDF廠地方民眾的反應怎樣?清潔隊長委婉的講,「只要是蓋垃圾相關設施,一定沒有不抗爭的,但是在邀居民去工研院參觀過試驗廠,以及密集的座談會與解釋這新技術後,就不再有反對的聲音」。然而,更重要的,應該是此基地是在一個山谷,且早已完成環評即將興建一座「掩埋場」,在居民的兩害相權衡之下,RDF示範廠的計畫自然順利的多。公部門行政技巧,堪稱細膩巧妙。當站在這有美麗梯田的山谷,我們或許該慶幸還好有RDF廠留下豐濱村的好山好水;然而這座造價七千萬、日處理量為24噸的廠,迄今只有處理豐濱鄉五千多人口、每天三噸的垃圾量,這透露的是當地自給自足生活特性下的低垃圾量,以及還無法突破的跨鄉垃圾進場的區域處理機制。這些訊息都顯示,垃圾其實很單純,但減量永遠優於後續處理,否則垃圾就會變得很複雜,包括科技介入與政治介入的相生相伴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 賴偉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