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全球化下的台灣環境運動

 然而現今所謂的「全球化」,並非經濟發展、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而是跨國資本與各國政府的有意作為。這股所謂「潮流」,不斷將自然資源商品化,從而加速升高地球環境的破壞。例如世界貿易組織的服務業貿易總協定( GATS)要求原本屬於人權的水電等公共服務私有化,光是水的私有化,就已讓12億的人失去安全衛生的飲用水。企業界擴張生產、積累的方式跟自然生態的永續發展是相違背的,而今這些商人甚至將商機擴展到環保工業,透過淨化被污染的資源謀取利潤,然而卻永遠追不上環境破壞的速度。這個掠奪式的社會經濟制度,讓少數人從環境破壞中得利,造成的災難卻由廣大的基層民眾承擔。

台灣在短短數十年間,已歷經全球工業發展的各個階段,這也意味著環境污染的各種面向都衝擊著台灣。然而台灣的草根環境運動,卻有衰落的趨勢。環境運動的草根群眾越來越流失,而旋起旋滅的地方性反公害抗爭也往往難跳脫爭取補償的層次,成為改革整個社經制度的堅實基礎。在對環境問題的認識上,環境意識似乎深入人心,也不乏在特定地區或個別議題上耕耘著力甚深的團體,但整體而言仍未能洞悉在個別議題背後的共同根源。

環境運動不僅要喚醒大眾對自然生態的關懷、對自身權益的認識,更應該要指出長久奮鬥的方向。我們要對抗的也決不只敗壞的個人道德,而是短視近利的政府或企業,還有在全球範圍破壞環境的國際經貿組織與跨國資本,以及更根本的:將謀取利潤置於人民需要與生態平衡之上的、為少數人服務的、掠奪式的整個社會經濟制度。所以,環境運動無法僅僅依靠少數專家學者和個別公害事件受害者的努力,也並非靠國會遊說、記者會、道德呼籲和零星孤立的抗爭就能克竟全功。面對全球化下的環境問題,我們需要結合議題研究與草根組織、反公害抗爭與更廣泛的政治行動、本地組織與國際網絡,並和其他社運(如工運:勞動者是高污染產業的頭個受害者;農運:農民對環境惡化的後果最敏感、影響也極為直接)共同奮進。在這方面,1999年西雅圖反世貿組織示威以來的「全球正義運動」(即主流媒體所謂「反全球化運動」)有很豐富的經驗可以汲取。作為起點,首先建立一個環境運動團體的交流網絡,共同研商如何認識並面對「全球化」這股逆流,將是當務之急。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劉惠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