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建立非核社區的關鍵力量

非核社區反核經驗

來自日本的友人包括JCO臨界事故受害者代表,和長期推動國際反核交流的「非核亞洲論壇」代表,皆以日本近年核能災變的切身體驗,徹底打破台灣人迷信的日本核電神話。

在1999年9月,日本東海村發生了日本史上最嚴重的核子事故,村內的JCO核燃料處理工廠由於工作人員臨時變更作業程序,導致嚴重的鈾燃料臨界事故,使三名工作人員受到嚴重輻射,其中兩人死亡,且廠區其餘員工連同消防員及附近居民,共計600多位民眾受到或輕或重的輻射曝露,並導致事故現場半徑350公尺內居民緊急疏散,半徑十公里內居民在屋內掩蔽。事後,受害居民組成「臨界事故被害者之會」,集體以法律途徑向不願承認居民健康已受核災輻射影響的日本政府,尋求公道與賠償,訴訟至今仍在進行。


而在2004年8月,日本美濱電廠也發生冷卻系統配管因老朽破損而破裂,高壓蒸氣及熱水噴出,造成五名員工死亡。這次事故的原因,在於核電廠內部需檢修的大小機件不計其數,使得定期檢查難免流於形式,而未被檢修出的老朽機件,就成為潛藏的事故發端。


從這兩個經驗我們可以知道,連號稱科技發達、人員訓練精良的日本核電工業,都會因為種種人為疏失而發生嚴重的核能事故,台灣的核電管理憑什麼保證不會發生類似問題?


反核之外的地方願景與出路


遠自烏坵而來,代表「烏坵公共事務協會」的高丹華女士,也分享了她回鄉參與烏坵反核廢料的經驗。她從就學、就業後,便一直留居台灣本島,直到發現政府竟然選擇在烏坵成立核廢料永久儲存場後,愛鄉之心使得她捨棄安穩高薪的護理工作,回到烏坵從零開始組織社區力量,一方面思索如何反核廢,一方面關心烏坵未來發展,更積極地從地方歷史採集、古蹟保存,和要求便利烏坵對外交通的討論著手,一點一滴培育在地居民的社區意識。

不只是核廢料場址,其他核能處理和貯藏設施也多半位於經濟條件較差的農、漁、牧業地區。根據日本與會者的觀察,雖然部分地區居民可以依靠在這些核能設施內工作來謀生活,但是整體社區並沒有因為核能建設而繁榮起來。甚至,封閉的核能產業還會對其他產業產生排斥性,德國就是在充分意識到此種排斥性之下,選擇放棄核能發電,改而發展再生能源與節能產業。

天然資源豐富的貢寮,向來是北台灣假日休閒觀光的熱門地點,具備發展觀光產業的豐沛條件,不過,正由於核四電廠帶來的排斥效應,阻礙了貢寮鄉整體觀光產業的硬體及軟體規劃,使得本鄉一直處於落後的農漁業經濟條件下。近年來,鄉內的反核自救會、宗親會、社區發展協會也漸漸意識到社區發展的重要性,嘗試在反核之外,也探討地方未來的願景與出路。

一位與會的貢寮反核自救會長輩,就在休息時說出他的想法,他說自己雖然沒有讀過多少書,但是簡單的道理還知道一點,如果貢寮鄉要反核成功,就不要用台電的電,我們自己來發電,用事實證明可以不需要核能電力。事實上,德國第一個對外銷售再生能源的社區,也就是在同樣的想法之下,透過各種節能方式及開發水力和太陽能電源,成功擊敗德國核能發電廠,並且將他們的經驗分享給數百個社區。素樸的想法往往蘊含無限大的潛能,未來貢寮和全台灣的非核社區應該如何走?關鍵就在所有關心的人身上。

                                                                                              阿m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