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現階段日本反核運動現況

現階段日本反核現況

 

佐藤大介先生講稿

 

當核電與危險畫上等號

 

  二十六年前,當我開始參與反核運動之初,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被政府、電力公司跟御用學者矇在鼓裡,認為核電百分之百安全,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核電的危險性。

  可是當車諾比爾災變發生後,年代的日本也陸續發生核電事故(美濱2號的斷頭破裂、文殊事故、東海村的臨界事故),龜裂與薄耗的情形也一再曝光,還有地震的威脅]。於是乎,現在的情形跟過去恰恰相反,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認為核電該與危險畫上等號,幾乎很少有人覺得核電是安全的。

  接下來,我想針對「核電與薄耗」以及「地震與核電」來談一談。

 

核電與薄耗

 

  200489,美濱電廠的三號機(加壓水型爐)的二次冷卻系統配管破裂,造成140˚C、10氣壓的熱水在渦輪機室噴出,瞬間高熱的水蒸氣造成五名正在準備進行定期檢查員工死亡。追究其原因,在於腐蝕所造成的薄耗、FAC(Flow Assisted Corrosion),破損處的配管直徑為56cm,管線厚度為10mm,在破裂當時最薄的地方僅剩下0.4mm。

  當場有885噸滾燙的熱水噴出,意外導致主給水幫浦停止,雖然電動補助給水幫浦及渦輪帶動輔助給水幫浦自動啟動,後者卻因為弁閥關閉,持續八個小時無法正常運作。如果連電動補助給水幫浦都出問題的話,極有可能重演美國三浬島的悲劇。

此類薄耗現象,在BWR(沸騰水型爐)核電廠的多處配管均可發現。最近,2月4日,柏崎核電廠一號機的配管才剛發生薄耗穿孔的意外,水蒸氣外洩後才以手動方式停機。事實上,任何機器都有老朽的問題,如果不能妥善監督,隨時都有破損的危險。光是一座核電廠內部,可能發生薄耗問題,必須列入監督的位置便有2000至3000處之多,因此核電廠內部的定期檢查難免流於形式。(如果真要徹底檢查的話,可能得花上40年的時間)

 

地震與核電

 

  2004年10月23日,新潟縣中越地震發生。11月4日的M5.2級的餘震,柏崎核電廠7號機(ABWR、與核四同型)的渦輪機發生事故,自動緊急停機。10月23日的地震,距離震央較近的川口町震度為7,地表最大加速度為2515gal(如果在岩盤上的話,大約為838~1257gal),此一數值遠遠超過核電廠的耐震強度設計。

  由於計測震度計近來廣泛設立,地震觀測點的數量也增加,因此許多地震都被測出地表超過600gal的數值,遠遠超過核電廠的耐震強度設計。

  另外,即使在未被發現活斷層的地點,也出現大地震發生的實例,2000年10月6日所發生的鳥取縣西部地震即是最好的例子(M7.3)。

  今年1月28日,靜岡縣的濱岡核電廠發布消息,將進行五座機組的耐震強度提昇工程。(一號至四號機為BWR,五號機為ABWR)根據科學家預測,濱岡有發生強烈地震的可能性,因此我們從三年前開始,便向法院提出要求停止運轉的訴訟。該核電廠原本的耐震設計為600gal,預計將提高至1000gal,估計所需的工程費用為800億日圓。此外,因龜裂問題被迫進行更換的1號機與2號機的爐間隔壁,也將同時動工,預計將費時三年。附帶一點,核電廠的耐震設計均以新品狀態計算,因此並未將龜裂或薄耗等自然損耗計入。

  根據沙盤推演估計,萬一發生核電震災的話,恐怕將有數百萬人死亡,造成的損失將超過國家一年的總預算。

 

電力自由化的問題

 

  在政府、電力公司及御用學者的宣傳影響下,過去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認為核電是便宜的發電方式。如今,事實卻證明核能發電是花大錢的蝕本生意。

  現在,日本的電力自由化潮流正方興未艾。用電戶可以選擇從電力公司以外的供應來源,購買更便宜的電力。2000年開始,針對2000kw以上的大用電戶率先開放自由採購電力。去年更降低至500kw以上的用電戶,許多大型工廠及辦公大樓得享其惠。

  從今年4月開始,自由化的範圍更降低至50kw以上,許多小型工廠、超市因此都納入用電自由化的範圍,至此總計有百分之63的用電量可自由選擇供電來源。政府預計將在2007年4月之前,達到電力全面自由化的目標。其背後有個重要的原因,採用核能發電的成本確實過高,核電廠變成各家電力公司難以卸下的包袱。

 

  2003年,日立製造的核子爐運到貢寮,2004年東芝的核子爐也到了貢寮,日本的反核電外銷運動的實力仍舊不足以抵擋這些遺憾發生,實在非常地抱歉。如果核四真的啟動,萬一發生任何意外的話,將是我們心中最大的遺憾。

 

  讓我們盡一切力量阻止核四啟動,我們將盡最大的力量協助各位的行動。

 

 

佐藤大介(NNAF-JAPAN辦公室主任)

 

問題:日本核電廠運轉現況如何?

 

答覆:

佐藤大介(Sato Taisuke)

NNAF(非核亞洲論壇)日本事務局代表(總幹事)

回答:

無論如何,核電廠就是危險的根源!

實例一:薄耗(美濱三號機事故)

  2004年8月9日,美濱三號機(加壓水型爐)的二次冷卻系統配管破裂,造成140度C、10氣壓的熱水在渦輪機室噴出,瞬間高熱的水蒸氣造成五名正準備進行定期檢查的員工死亡。追究其原因,在於腐蝕所造成的薄耗、FAC(Flow Assisted Corrosion),破損處的配管直徑為56cm,管線厚度為10mm,在破裂當時最薄的地方僅剩下0.4mm。此類薄耗現象,在許多核電廠的多處配管均可發現。

  事實上,任何機器都有老朽的問題,如果不能妥善監督,隨時都有破損的危險。光是一座核電廠內部,可能發生薄耗問題,必須列入監督的便有2000至3000處之多,因此核電廠內的定期檢查難免流於形式。(如果要徹底檢查的話,可能得花上40年的時間)

其二、地震

  2004年10月23日,新潟縣中越地震發生。11月4日的M5.2級的餘震,柏崎核電廠7號機(ABWR、與核四同型)的渦輪機發生事故,自動緊急停機。

  10月23日的地震,距離震央較近的川口町震度為7,地表最大加速度2515gal(如果在岩盤上的話,大約為838gal~1257gal),此一數值遠遠超過核電廠的耐震強度設計。

  1月28日,靜岡縣的濱岡核電廠發布消息,將進行五座機組的耐震強度提昇工程。(一號至四號機為BWR,五號機為ABWR)根據科學家預測,濱岡有發生大型地震的可能性,因此在地居民已向核電廠提出要求停止運轉的訴訟。該核電廠原本的耐震設計為600gal,預計將提高至1000gal。估計所需工程費用為數百億日圓,費時數年。附帶一點,核電廠的耐震設計皆以新品狀態計算,並未將龜裂或薄耗列入考量。

 

 

 

 

 

問題:日本核廢永久貯存場場址進行方式為何?

 

答覆:

佐藤大介(Sato Taisuke)

NNAF(非核亞洲論壇)日本事務局代表(總幹事)

 

回答:

「針對高輻射廢棄物的最終處理,國家於2000年通過「特定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分相關法律」,並積極籌設原子力發電環境整被機構,以其作為核廢處分事業的主體。處理方式以地層處分為前提,2002年度公開招募處分地,數年內選定概要調查地區,之後10年內選定精密調查地區,之後10年內選出確定建設地點,然後展開實際建設的計劃。

 

  或許國家也意識到,計劃絕不可能順利進行,所以才訂出如此緩慢的事業進度,事實上,至今仍未有自治體主動報名,可見此計劃一開始便遭受挫折。畢竟以人類現今的力量,根本無法為未來十萬年的核廢安全做出任何保證。我們的立場是,高輻射能的核廢料根本無法妥善處置,因此必須長期置於人類的監視控管之下,而中止製造此類核廢的核電廠,才是真正釜底抽薪之道。

 

  諷刺的是,國家為了儘快打破此一僵局,不得不頻頻播放核廢處分計劃的廣告,告知國人核廢處理需要花費成本,才能確保十萬年的安全性,反而使此一問題的嚴重性浮上檯面。

 

  另外,低階核廢料的處理是另一個問題,由於日本的老舊核電廠已展開拆除的作業,為了減少此間產生的核廢料的數量,非常可能將輻射能較低的低階核廢料視為一般廢棄物處理。台灣過去曾發生輻射鋼筋流入市面的問題,或許將來日本也將重蹈覆轍。為了避免此一問題發生,我們將阻止相關法案通過,並組成「放射性廢棄物「四捨五入」問題聯絡會」,廣泛討論與宣傳,並嘗試透過議會遊說來因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