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核能設施絕非居民的幸福—來自日本青森縣的報告

背景說明: 

 日本青森縣六所村前村長土田浩,受中國工程師協會之邀,於2000年9月5 日在『核四該不該建』研討會中,以『與核為鄰十五年』為題,發表諸多其推動村民接受核燃料相關設施興建、與核能設施繁榮地方、提高居民所得的不實言論;令身為青森縣當地居民的山本若子女士深感憤怒與不恥,特地為文委託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協助翻譯發表。山本若子女士特別指出,土田浩前村長從未堅決反核,其競選村長前為核燃推進派中之慎重姿勢派,順應當地激烈反核民意,才提出『核燃凍結』政見騙取選票,當時因另一對手為更激進的核燃推進派,才險獲當選,孰料當選19個月後,即與核燃開發業者簽訂安全協定,當地媒體以『凍結村長立場改變』為標題,稱其自身立場改變為『絕體絕命』,因遭當地居民唾棄,目前已無村長身份,沒有權利代表當地居民意見。

 因此,土田村長『過去確曾反核,但在了解核燃料處理對社會有利,已改為支持核能發電』,以及當地民眾大多支持核能設施的言論,業已引發當地民意激烈反彈,且顯然有誤導台灣民眾之嫌。至於當日環保團體代表質疑,其是否有接受日本『原子力產業論壇』簽約巡迴日本各地演講,獲取金錢報酬一事,完全沒有回答。希望各界了解,一個過去立場搖擺的過氣政治人物,目前為日本擁核陣營收買獲取報酬,其提供的資訊真實性,有必要加以檢視。

2004年台電公司曾邀請土田村長來台,為核電政策背書,發表不符事實的言論,希望以此文平衡視聽,讓台灣能了解日本民眾的真正聲音。

《土田村長在台發表言論》見於: 

2000.9.6. 工商時報6版『核四存廢爭議,近日做出決定』 2000.9.6. Taipei Times 2版”Japan offers Nuclear Waste advice”

◆本文: 

 日本的核能設施,重大事故發生的件數近年比以前更多。最近的事故,則是去年(1999年)9月30日發生於茨城縣東海村的JCO鈾加工工廠,所發生的臨界事故造成的嚴重被曝事件,該兩名工人不幸地因暴露於高輻射劑量而死亡。 

 歐美國家已經開始往『非核家園』(脫原發社會)的方向前進,在日本,通產省也於 2000 年 3月將未來計劃增設的核電廠數量往下修正。而且為了促進小型家用發電設備的普及,小型瓦斯渦輪機的安全規範也做了較緩和的修正,(日本經濟新聞 2000年 8月 20日)電力自由化的呼聲也一波波地未曾停止。核能發電在成本、熱效率、安全性、核廢料、立地條件等均輸給比天然氣發電。半永久性、無法消失的放射線與不斷生產核廢料的核能,一直無法在社會人文與自然科學間得到整合。

 不過、以振興地方為名,從核廢料貯藏設施開始,到所有其他周邊核能設施持續湧入的青森縣,其前途卻是嚴苛的。青森縣六所村位於日本本州北端,目前集中了許多的核能設施。六所村處於地震頻繁的地帶,有活斷層經過,土質為軟質地層,是地下水豐富的地區,在附近又有美軍的空軍基地,可能會發生空難事故。這是最糟的立地條件。 

 在這些設施的周邊,以農業、漁業、酪農、等營生的人們,其未來前景黯淡,這些巨型的開發案,將人們賴以維生的土地與海洋奪走。核能發電的循環是,由鈾礦開採到發電產生為止,特別在每一個環節中,均會產生龐大無法處理的核廢料。核能發電的循環,即可說是廢棄物的循環。六所村的核廢料貯藏設施內,存有來自日本全國各地核電廠運來的低放射性核廢料,這些核廢料桶有些有穿孔後再修補的痕跡;有些甚至檢測出放射性核種—銫(Cs)漏出。高放射性核廢料裝填桶,也曾有修改式樣或放射線資料的記錄。

 當初,在六所村提及的預定興建的設施,只有包含濃縮鈾提煉工廠、低放射性核廢料貯藏中心(業者不稱貯藏,而謂之埋設)、再處理工場等三種設施。不過,在之後卻又加上了使用過耗乏燃料貯藏設施、高放射性核廢料貯藏管理中心。而隨後,業者更直接表明還要加上『鈽』、『混合燃料』( MOX )加工工廠、原子爐內廢棄物(高 βγ 射線/中放射強度)埋設設施、等三種設施。只要一旦允許了一個設施、其他的核能相關設施便接踵而至。在建設計劃中,對於居民並未做到足夠的資訊公開,公正的討論也沒有,甚至,最基本的、客觀中立的環境影響評估都沒有作,此種狀況,一直從未改善。 

 根據一項民意調查,目前仍有75% 的青森縣民,反對於六所村興建各類核燃料相關設施。

 不過,對於接受核能設施的地方,中央政府慷慨的提撥地方『交付金』(或者另稱為『回饋金』[1]),另外也有一些核燃料關係的稅收,目前大聲反對的人稍稍減少。當地居民之中,儘管反對核能,可是因為靠這些核能設施內工作來謀生的人也不少,當地居民的感情因之切割分化。無論如何,居民的生活,並沒有因核能設施的建設而繁榮起來。例如,因為依照《發電設施周邊地域整備法》,中央撥付地方的『交付金』,幾乎只可以建照大型的建築物,這樣,大部份就都成為建築業界的利益。此外,核能設施的關連工程,當地的業者也不過包攬了不到22%的工程量(1985-1995的資料),顯示這些工程的絕大部份,還是落入大型建設公司與鋼鐵業者等(外來)財團手中。

 六所村人口約有11,745人,有4001住戶(1999年 3月),伴隨這些核廢場的建設。因遷入一些在核能設施工作的高所得者,拉高了個人平均所得,比縣的平均所得要高。即便如此,真正世居於六所村的在地居民,迄今的平均所得仍舊偏低的,遷往大都市短期掙錢的外流人數仍舊不見減少(約 800人)。設施逐漸興建,人口卻持續減少,對於小孩的通訊民意調查顯示,『不想再繼續於本地居住』這樣的回答也很多。

 核能產業是極為封閉的產業,在一個地方建立核能的關聯產業,其他的產業就不容易遷入此地方。此外,一旦接受了核能設施的建設,地方自治體的財政,將會逐漸依賴由中央撥付的『交付金』,甚至陷入希望更多相關設施的惡性循環,(以獲取更多的『交付金』)很遺憾的,青森縣就是這樣的惡例。 

 將海洋與大地污染,這是我們最大的不幸。遺憾的是,目前日本,仍舊拘泥於推動核電;可是,我們深深感受到,我們可以再看到美好未來的機會已經逐漸喪失了。再繼續拘泥於面子或眼前的利益、再不趕快改變,可能連從核電撤退的機會都將顯得無從遁逃。 

 日本的核能產業,已經在國內被打的滿頭包,日本核電的新活路,就是扶植亞洲各國的核能產業,懇請台灣各界的諸位朋友:切莫不要再踏上日本核能工業的覆車之鑑,不論是核子武器或核能工業,皆非亞洲和平的未來,早一天進入『非核家園』(脫原發社會),就能早一天開始構築永續發展的社會。

(原作者山本若子,日本青森縣居民,為『阻止核燃料Cycle設施萬人原告團』營運委員,此文為反駁日本青森縣六所村前村長土田浩在台言論。譯者潘翰疆先生為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前副秘書長/現職國會助理 

[1] 『交付金』類似我國統籌分配款,『回饋金』原文為『迷惑料』,意指因加添居民的麻煩,所提出的補償費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