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海天一角的明珠—關於貢寮

從一個以漁業為主的聚落,到北部的旅遊勝地,再到核電廠的廠址,似乎可以描繪出貢寮這個地方在近代的大致輪廓,不同於基隆商港的繁華熱鬧,不同於宜蘭平原的開闊富庶,貢寮有著自己的面貌,是屬於討海人的強韌與素樸,就像漁村中留下的古老石頭厝,無畏於東北季風與海浪的日夜侵蝕,只留存歲月風霜的斑斑痕跡。

渾然天成的地質型態為此區增添了豐富的自然生態與景觀資源,也孕育了數百年來以討海為生的海洋子民與傳統漁村聚落,而近年來休閒活動日漸受到重視,東北角亦已成為北部居民從事休閒活動的最佳據點之一。這樣一個以漁業與觀光為主的城鎮,卻在台灣的經濟發展下淪為犧牲的角色,從山上俯瞰三貂灣,這一片純淨豐饒的海域,還能維持多久的平靜﹖貢寮人辛勤一世,留給子孫的又是什麼﹖然而,有多少人知道貢寮人在憂慮些什麼?

海洋生態的寶庫

但是只要稍作了解,你就會知道,貢寮不管在生態環境或是人文環境上,都極為可觀,鹽寮灣(當地俗稱三貂灣)為台灣本島到目前為止生態保存最好,尚未被現代工業污染的海域,劃歸為海洋資源保護區,依台大動物所鄭明修教授所做「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自然生態資源調查與監測」研究指出:此區域共紀錄到珊瑚182種,甲殼類168種,軟體動物318種,棘皮動物57種,60種大型藻類,290種以上的貝類及100種以上的海綿、海葵、水母、多毛類及海鞘等海洋生物,鹽寮灣實是北部海洋生物的重要棲地,也是北部僅剩生態系保存較完整的海岸。本鄉山脈位處台灣中央山脈最北的宜蘭山脈分脈,而下的北端山脈分部群,珍禽異獸和昆蟲類、動植物等生態也相當豐富。

沿著濱海公路,壯麗雄奇的海蝕地形處處可見,海岬、灣澳、礫灘、島礁、海蝕平台散佈在東北角海岸,成為上天匠心獨具的禮物。中央山脈的頂端在東北角延伸入三貂灣,山脈的走向與海岸垂直,因此伸展而出的這片土地在地質上較脆弱的部份被海洋侵蝕成天然的灣澳,有龍洞灣,琉球澳(即澳底),卯澳等;地質上堅硬的部份突出伸入海中形成岬角,所以有龍洞岬,鼻頭角,三貂角等特出的地形。以岩礁為主的海岸地形,是東北角素有名氣的龍蝦,九孔,海膽,及各種螺類天然的生長環境,再加上海底生物種類繁多的珊瑚礁區,提供魚類絕佳的生活空間;而馬岡、萊萊的海蝕平台,則是各種藻類海菜生長的最佳環境,不但是熱門的磯釣場,更是頗負盛名的海洋生態教室,常常見到教授帶著學生來採集研究。

然而東北角特別的地方不只是陡峭的海岬或壯闊的灣澳而已。由貢寮鄉最大的河川雙溪河沖積,再加上三貂灣的沿岸流,將沙灘推展而綿延至福隆、龍門、鹽寮、澳底的那三公里長的金黃色海灘;及因海灣的沿岸流自兩端流向中央,而將沙匯集形成的和美金沙灣,就是東北角頗負盛名的兩處觀光據點。沙岸與岩岸的自然環境差異,使得本區的海洋生態豐富多變化,也深深的刻畫著居民的生活,發展出不同的漁村樣貌。

漁業之鄉的危機

東北角海岸大部分是屬於岩岸地形,因此貢寮鄉沿海的七個港口聚落﹕龍洞、和美、澳底、龍門、福隆、卯澳、馬岡,除了龍門、福隆是沙岸之外,其餘都是絕佳的天然灣澳,因此漁業發展極早,加上兩大寒暖流「親潮」與「黑潮」在此交會,帶來珍貴的魚類資源,是東北海岸最大的天然禮讚,漁業可說是歷來主要的經濟命脈。早期交通不便,除了靠山路步行運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海路,漁民乘船將魚貨運送到基隆的市場販賣,並且補給生活的必需品,船隻在海上熙來攘往,是名副其實的藍色公路,日據時代鐵路宜蘭線建設完成後,漸漸取代海路,貢寮、福隆兩個車站,成為運輸樞紐,也使這兩個聚落蓬勃發展,靠近山區,位處中央的貢寮村更成為本鄉的行政中心。

為了配合聯絡十大建設的蘇澳港,政府興建北部濱海公路,對沿海聚落的日常生活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民國68年,濱海公路通車,一方面串接了沿海這七個聚落,一方面更加速了魚貨的運輸,為當地帶來財富。貢寮居民是以沿海漁業為主,早期是以延繩釣為常見方式,分很多種,有一種是抓旗魚、鮪魚、鯊魚,東北角鮪魚比較少,多半是鯊魚,我們從當地漁民的敘述中得知,延繩釣在民國六十六到七十年左右,在澳底是全盛期,在台灣僅次於屏東東港、高雄港、蘇澳港,全台灣排名五名以內,是貢寮漁業的全盛時期。

在沙岸的漁村則是用『牽罟』作業,這種作業方式是漁村一種可貴的傳統,這有一種社會救助、慈善事業的性質,只要家裡有人靠近繩子,上岸之後一定分一份給你,大人小孩都有一份,共分三十份到五十份,過去因為漁村壽命較短,風險較大,產生很多寡婦,留下一家老弱婦孺,所以也算是一種不成文的社會福利,然而如今這種作業方式已經消失,在海洋漁業資源歷經了八0年代之後各種新興的,大量的,機械化的,毫無管理及限制的捕撈方式影響所衝擊下,漁民都提到了:「近十年來漁獲普遍減少,還不及以前的一半呢!」面臨了一趟作業所得的漁獲還不及成本的窘境。在漁業政策鬆散,放任漁民惡性競爭,不肖份子趁隙鑽營下,過度捕撈使得漁業資源減少,而傳統漁村也正一點一滴的消失。

貢寮鄉漁業重心逐漸轉到九孔養殖上,由於品質十分優良,連日本都來訂貨,東北角的養殖環境是最好的,第一是因為親潮、黑潮的會合,第二,海域深度僅一二十公尺比較淺,而魚群也比較容易吃到微生物,品質比較好,所以在基隆的批發市場上,貢寮的魚價格高,但是這也挽不回漁業之鄉的沒落,民國七十三年開始後,魚跟大陸買比去抓還便宜。「現在漁業就業人口,像我一樣五十歲以下都很少了,比我更年輕的很少了,我們這一批算是貢寮漁業界最後的精英了,沒有了,現在年輕人不是打魚,是買魚啦,怎麼抓都不知道,磅秤、計算機會用就好,點交啦,不是打魚,現在很多年輕人綁魚鉤都不會綁。」漁民吳順良忍不住感嘆﹕「現在衛星導航很簡單,以前的船長能熄燈從澳底漁港開進來,這是最基本的,現在導航儀一開,很簡單,出去買魚也是簡單,搬魚回來又不違法,除非經過包裝加工的不行,所以現在漁業必須走向觀光漁業,整個台灣情勢是這樣。」

海洋保育刻不容緩

除了漁業資源的危機,還有陸地上帶來的威脅,濱海公路的通車可以說是帶來了不少商機,使得這裡林立著海產店,釣具店等等順應觀光而生的產業,再加上民國73年東北角風景管理區設立,陸續開闢了觀光景點,一變而成為北部遊憩重鎮。但貢寮人想不到的是,濱海公路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後患,公路直直的切過澳底、龍門、福隆,日夜奔馳的砂石車開始在小鎮上穿梭,居民從此不得安寧,更嚴重的是車禍頻傳,不知有多少人命喪輪下,雖然對於和美,馬崗,卯澳而言,所謂的商機對聚落的改變沒有這麼大,使聚落多維持本來的面貌,但是隨著車潮人潮的湧進,現代化的各種後遺症也開始蔓延,更嚴重的是生態環境逐漸惡化,貢寮人回憶從前河濱海邊,魚蝦螃蟹處處可見,但是隨著濱海公路進來的人潮大肆捕撈,觀光之餘還留下污染,生機已漸漸斷絕。

喚起對鄉土的關懷

這些年來,為了從事反核運動的組織工作,我們四處走訪這些散落在濱海公路旁的純樸漁村,與這些將一生時間都投入反核的老人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反核對他們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對貢寮來說,更是發展的縮影。貢寮僻處於台北縣的一角,城鄉差距、人口外流、產業沒落、建設不彰,種種鄉村該有的問題一樣不少,從一個豐饒的漁業之鄉,面臨了衰落的嚴苛考驗,而在未經居民同意下興建的核電廠,更是雪上加霜,眼看老一輩的逐漸凋零,年輕一代的又留不下來,不禁令人憂心未來的挑戰要如何面對﹖

為了能更了解這個地方,我們著手開始田野調查的工作,從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漁業的發展,甚至漁村石厝的保存等等,進行訪問與村史的紀錄整理,實際走訪每個村落,每個港澳,與漁民們交談,並且為了喚起當地年輕人對鄉土的關懷,舉辦了數屆營隊,設計了以當地風土為主的課程,請當地人來講述生活的珍貴經驗,這些更是書本上所找不到的,在這些過程中,我們在貢寮身上學到了很多討海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以及與生存環境奮戰不懈的勇氣。

環保運動突顯了台灣現代化、工業化的背後,偏遠地區的人民應該要忍受犧牲,這種想法直到現在自稱民主的台灣,大部分人還是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經濟發展到底發展了誰﹖在提出質疑的同時,貢寮的發展又在哪裡﹖更是我們希望與當地人一同思考的方向,反核不只是悲情的抗爭口號,更代表了我們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態平衡、環境永續﹖

代表開發的濱海公路貫穿了整個貢寮,車流日夜不息地呼嘯而過,帶來了巨大的改變,來來往往的人雖增加了,但都只是過客而已。不想只當個過客,如果你喜歡這裡的環境,這裡的人,請一起來親手撫摸刻劃在此的斑斑痕跡,親眼見證貢寮的美麗與哀愁,親身體會貢寮人的悲與喜......。

崔愫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