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穿透喧囂看見貢寮 海洋音樂祭工作者期待呈現反核概念

 6月21號,在台北重要的獨立樂團展演空間The Wall,在AMG另類媒體發電機推動下,年輕的音樂工作者與反核運動,這一個從他們孩提時代就已經展開「老」社運議題,在音樂祭之前,有了難得一見的對話機會。《貢寮,你好嗎?》登上了音樂PUB的銀幕,讓大家得以重新聆聽那一塊即將由喧囂填滿的沙灘,所細訴的無聲的故事。 

  這幾年來,年年在音樂祭會場聲嘶力竭呼籲大家保護沙灘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成員,同時也是《貢寮,你好嗎?》的導演崔愫欣,在映後座談中,希望用這部片子做為媒介,讓大家對在地的環境多一些關心,崔愫欣說,因為海洋音樂祭的舉行,讓貢寮,這一個讓人遺忘的地方,重新又受到注意,然而隨個核四廠工程的開工,福隆沙灘一年年地流失,綠盟希望透過音樂祭,讓更多的年輕人認識到沙灘的原貌,和今天發生這樣變化的原因,希望年輕人能脫離政治的紛擾,看到核四廠對於我們環境造成的傷害

  曾經擔任海洋音樂祭評審召集人,同時也是今年音樂祭評審的翁嘉銘感嘆,多年來,大眾在媒體上都見不到關於核電的實質討論,他也很傷心,眼下台灣的搖滾樂團,希望成為明星的心態遠大於對於社會的關心,除了交工、濁水溪公社少數之外,與社會運動都沒有發生關係、這也就失去了搖滾的精神,他希望音樂祭不應該是一個大拜拜,還應該要灌注更多人為的精神進去;翁嘉銘說,台灣兩大海灘的音樂盛會,貢寮海洋音樂祭和墾丁的春天的吶喊,旁邊都有核電廠的威脅,而知名原住民音樂創作者陳建年的家鄉蘭嶼,此刻也深受核廢料場的汙染,他希望大家能發揮小螞蟻的力量,一起把這塊爛蛋糕給搬開

  929樂團主唱吳志寧,回憶到在去年音樂祭裡,他在後台和鄉民聊天,才驚覺在這個地方,發生過這些事情,原本抱著希望拿獎金的心態去參加音樂祭的心情,漸漸開始在思考,台下這七、八萬人,想法到底是什麼?他發現,音樂祭的意義擴大了,不只是參加比賽、拿獎金,他也希望大家能透過這樣的活動,把沙灘受到傷害的事實傳遞出去,讓大家知道,就可以得到效果;曾經在民進黨宣布核四停建與續建期間研究過兩大報藉此搞政治化操作的淡江大學大傳系教授魏玓說,媒體不讓我們把反核與核電、社區發展的議題連結起來,而讓我們不斷將它與政治產生關聯,我們需要介入去重新將它們連結起來,魏玓也認為音樂祭也讓我們思考到資源分配的問題,一個地方的觀光化,與它的環境、地方的發展息息相關。

  在這片深受威脅的土地上開唱,與談者都認為,應該在海洋音樂祭裡,加入更多反核的素材,幾年來負責音樂祭各項週邊設計的美術設計師蕭青陽說,這幾年下來,發現沙灘一塊塊地消失,好像一塊塊的肉不見了,他希望能發揮一些個人的影響力,在音樂祭的各項文宣品中,設法加入反核的素材;而主持人豬頭皮則進一步逼問與談者,在這次音樂祭裡還設計有影像展,為什麼不可以把《貢寮,你好嗎?》這麼好的片子放進去,翁嘉銘則帶有一些無奈的表示,在官方和商業機制大量介入音樂祭的同時,很難在體制中運作、說服台北縣政府文化局和7-11,願意接受這樣的理念,這似乎也回應著音樂祭作為一個外在的介入者,對於地方發展的若干態度吧。

  推動此次放映的AMG樂團小花回應與談者的發言,他說如果縣政府顧慮到廠商的態度,活動被商業機制把持,那麼乾脆就不要辦嘛,他認為,音樂祭叫大家去貢寮吃喝玩樂、唱唱跳跳,到那邊很高興地拍拍照,就是叫大家不要有LP、敢提出反省和批判,但是獨立音樂的意思是什麼?海洋音樂祭的精神又是什麼?他期待樂團所強調的搖滾精神,可以和珍惜土地的感情結合起來,他也認為,接下來應該是朝向群眾的工作,商業機制與官方不值得期待,那麼群眾自己呢?

  對比於往年,鹽寮反核自救會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年年在海洋音樂祭設攤,推動反核與保護福隆沙灘的議題,聲嘶力竭卻總被淹沒在擴音器的高分貝音樂聲裡,今年,因為《貢寮,你好嗎?》,這些工作得到了部分音樂祭工作者及樂團的回應,在《貢寮,你好嗎?》全國放映的過程中,堆積如山的鼓勵明信片,即將被帶入貢寮,這是繼1990年代數次「反核大露營」後,再一次集體的社會力量回聵到這塊反核聖地的行動,而關愛鄉土的聲音,可以穿透音樂祭的隆隆雜音,進到更多年輕人的耳裡,也該為受到政治力量玩弄的乾裂土壤,帶來久旱的甘霖吧。

轉貼自 苦勞報導2005/06/22

http://www.coolloud.org.tw/news/database/Interface/Detailstander.asp?ID=10613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