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關於部落格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
  • 193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菊地洋一先生VS李遠哲院長 會談摘要紀錄

核能四廠建了十幾年,由當年的缺電,台灣經濟發展需要豐沛的電力作基礎,到現在產業外移,台灣內部悄悄地「產業轉型」,缺電缺個十幾年,到現在用電還仍然遊刃有餘,也著實令人奇怪。立院下個會期,又將追加預算,我們憂心的是愈益追加的預算,在「統包─分包」的系統中,能否保證一個安全的核電廠呢?

三年前我們也曾邀請菊地洋一先生來台,當時為台電核四工地打下了難堪的「三分」,可說給各方一個震撼教育。當時台電工程人員對於核安所表面的過分自滿,更是讓菊地先生憂心。今年(2006)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再度邀請菊地先生來台,除了再次造訪核四廠工地進行觀察之外,亦拜會了中研院李遠哲院長、台北縣政府以及立法院。

菊地先生以1973.3~1980.67年間,參與日本東海核電2號機、福島第一核電6號機的設計建造的經驗,來闡述其對於核能發電的安全疑慮。

菊地先生尤其指出,現有核子反應爐有先天上的設計缺陷,是未瑧成熟的科技。1995年阪神大地震之時,日本曾發生核電機組直接斷電(女川核電廠)的事故,日本政府因而有後續檢討,進而有全面提升耐震指數之事,台灣和日本同處地震帶上,是否有做萬全準備,令他相當憂心

李院長肯定菊地先生的談話,但表示我們應借助日方對核安的經驗,來加以監督把關,確保民眾安全。

以下是會談紀要。

日方經驗 有關地震引發的安全問題

 

菊地:我年輕時為了核能的和平使用費盡心力,不眠不休的研究設計原子反應爐。然而隨工作日久,涉入的程度愈深,越對於這樣的科技存疑,直到自己進入原子爐維修後,感受暗無天日的輻射空間,體會基層勞動者在未知科技面前的恐懼,自己一個禮拜後還導致白血球指數飆高,使我覺得再也不能為這樣的工作奮鬥下去,而早早申請退休。

幾年前,發生的阪神大地震,李院長應該記憶猶新吧!當時新幹線的鋼板被撕毀,切面不是扭曲的,向被刀子割斷一樣。證明機器模擬地震來訂定鋼板厚度有其限制。大地震來襲時,是以波浪形亂動,但機器模擬時,只能上下或左右測試。台灣跟日本同屬地震帶上,根絕因地震而引發核安事故之道,應是停止核能電廠的建造。

目前核四廠所用的反應爐機組ABWR,是跟日本的濱岡電廠同一型的,有其先天上的缺失,運轉之後會產生裂縫,到時必須由勞動者暴露在輻射下做維修,有害勞動人權,重點是也無法避免損害重演。

有關CO2問題

李遠哲:很高興民間團體邀請了日方的核電專家來給我們建言,日本經驗值得我們借鏡,包括阪神大地震的例子(耐震係數的提高),台灣會來參酌。

之前,美國核能委員會委員長,曾經跟我提及,若要買核子反應爐,應該先考慮法國製造的廠商,像GE這種以發展核武,只顧賺錢的廠商,比較值得商榷,我也曾經把這個重要訊息,面告當時的總統李登輝,但發包、簽約程序已完成,為時已晚。

我知道各位的用心,不過2005年京都議定書,有關CO2減量問題值得我們考慮、評估。現在世界上最緊急的似乎是CO2量一直增加,使得全球暖化,造成氣候變遷等問題。

菊地:其實核電的發展從開採鈾、製造電廠,到核廢料處理都產生大量CO2,一般以為發電過程不會產生CO2,然而近來有學者指出,發電需使用海水冷卻 ,熱水排入海中,也會使海中生大量的CO2,繼而使氣溫升高。

李:聽你這麼一說,我想起,60年前大家都說核能會帶來光明的未來,但現在來看來似乎也不太不正確。

核子反應爐的先天缺陷

菊:在我申請從GE退休之時,也有2位屆退的工程師,申請提前退休,依當時他們參與核電製造的過程,以為再這樣下去,GE遲早會出問題,實在良心過不去。沒想到不幸的事情,果然發生,他們退休不久,美國就發生三浬島事件,之後又發生了俄國的車諾堡事件。

GE的反應爐 運轉後有裂縫和生銹問題。根據學者指出濱岡電廠其下就是一個斷層,有相當大的機會發生地震,一旦若遇直下型地震的搖晃,一定承受不了,恐怕會發生意外,因此在進行提高耐震係數的工程,我也擔心同樣地處地震帶的台灣,是否將面臨類似的考驗。

李:裂縫 從何來?

菊地:PLR幫浦配管作用是冷熱水循環,會一直震動,運轉日久之後,金屬表面一定會產生裂縫,日本有在換配管  PLR噴嘴處放射能強,不易檢查;就算要更換,勞動者也必須暴露在極強的輻射下。日本原來是10年作一次檢查,但發現太多裂縫,改為5年檢查一次,不過具專業檢查技術的人實在不足,只能一邊訓練一邊檢查。

更可怕的是, 「隱蔽作業」─包商通常不會將情形往上報,因為那會變成自己的責任,況且要講到最根本的話,等於是要說原先反應爐設計就有問題(沒有考慮到維修的困難度等等),這樣做得話,搞不好會被趕出業界。 

李:之前曾到京都參加有關CO2減量的會議,聽到的訊息是,核能應繼續發展。

佐藤:我十四年來來台二十次, 原子爐若在台灣造成事故,日本輸出不成熟的核電技術,也算是加害者。為了不要發生那麼不幸的事,我才努力不懈,一直來台,要把核四擋下來。

重新評估耐震指數  核安檢查

李遠哲:美國加州也是地震頻繁,但他們也研發出因應技術,使得遇地震時,地板都不會晃動,所以關於耐震,應該是可以克服的。

佐藤:日本濱岡核電廠耐震係數原先是0.6g,現在要提高到1g,但台灣的核電廠耐震係數只卻有0.4g!這叫人怎麼能放心?而且我要強調的是,就算提高到1g也無法保證一定可以承受地震的天搖地動。

李: 日本經驗很重要。雖然目前台灣無完美的安全檢查,但我們會全力去作。

菊地:若繼續發展下去。很多維修工程,勞動者必須暴露在輻射下。況且所謂檢查也是不可靠的,我曾親眼目睹一個事件,檢查前一天才發現有個按鈕不能順利運轉,時間緊急,無法處理,到了隔日,檢查人員來到,電廠人員竟然一個個打暗號下去,由站在機器旁邊的技術人員以手去推動。這種事情當然可能存在各種工程現場或科技業界,但核電廠卻是容不得一點閃失的工作呀!

李:所以應由較豐富經驗的人來檢查。

菊:如同我前述,可以擔負檢查任務的技術人員根本不夠,釜底抽薪之際,還是應把核電工程停下來。

李:其實我現在很矛盾,去京都參加抑制CO2的會議時,會上的主流意見是,開發石化能源,會產生大量CO2,十分不智,核能還是應該繼續發展;今天又聽你們說核能是惡魔,會有很多問題。我還需要時間多方思考探詢一下。

綠黨召集人林聖崇先生:中興大學 戴秀雄教授提出以「聽證制度」來介入公共工程的制定、建設,是否能用這個來做切入,探討整個核電的問題,院長可以以您的社會影響力多做些事。

李遠哲:這應是立院來推動的工作。剛好日本人的經驗也可以來幫助核安檢查。公共建設的監督應由國會來努力,部分委員的表現或許不盡理想,但這是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的。

李:現在世界上最嚴重的問題似乎是CO2濃度不斷上升。使用石化能源會增加CO2。我想與其討論運轉中、興建中的核電廠有無存在必要,不如說要怎麼確保核安。

我知道美國已經1~20年沒作核電廠了,曾如我之前所說,法國方面似乎比較安全。菊地先生知道法國的情形嗎?

菊地:我都在美國GE,法國的情形我不太清楚。但我總結來講:

1.      ABWR研發時間太短 

ABWR研發、啟用的時間太短,未經時間檢證,本來就屬先天不良;加上台灣的核四工程整體感覺是零零落落,統包、分包的制度,使得責任難以劃分;工程人員對核能安全又太過自滿。每個層面都令人憂心。

2.      地熱發電的可能性 

日本原先有此技術能力,但被電業封殺。我的一個朋友就是這方面的專家,現在卻只能到澳洲研究。

3. 核電廠的設計瑕疵-蒸汽機彈道飛彈 (Turbine Missile)

原子反應爐旁邊的蒸汽機在接受高度輻射的長期運轉下容易損及渦輪葉片,使得轉動不平均。這將使渦輪整體無法做出同心圓的運動,造成主軸上下跳動,使葉片容易脫落飛出。而飛出時的威力驚人,勢如飛彈,因此我們稱其為「蒸汽機彈道飛彈」。其葉片甚至可能飛射至核島區,直擊原子爐,造成無法彌補的大災害。其實原子反應爐的垂直外壁大都有厚實的混凝土牆作保護。但其頂部在設計上卻非常脆弱,不過是一片用來遮風避雨的薄膜。若是葉片噴射至原子爐上方垂直下落,該處將輕易被撞破,原子爐受外力撞擊損壞,控制棒無法及時插入中止其運轉的話, 將可能造成更進一步的核爆及大量輻射外洩,後果不堪設想。

總之,核電是一個複雜的政治經濟體,美國GE本身更是如此,不用核電的話,其實還有多種選擇。

 

 

 

 

時間:2006年9月15日            
地點:中研院院長辦公室
翻譯:賴青松
紀錄:陳威志
出席人士:日本核安專家菊地洋一、亞洲非核論壇總幹事佐藤大介、台灣綠黨召集人林聖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廖仲仁、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林學淵、蠻野心足協會理事長文魯彬、立委趙永清辦公室助理楊嬌豔

介紹日本來訪人士:

菊地洋一

日本鹿兒島大學地球環境能源工程所講師
前奇異公司製造工程管理(原子爐製造),曾經建造日本東海及福島核電廠

佐藤大介(Sato Taisuke)

NNAF(非核亞洲論壇)日本事務局代表(總幹事)
團體介紹:亞洲論壇(NNAF),1993年成立, 由亞洲各國反核團體每年輪流舉辦,集合台、日、韓、印尼、泰、菲、馬、中及歐美等國反核人士,互相交流反核經驗的聚會。NNAF-Japan目前有個人會員及團體會員700餘名。

 

 

本文歡迎轉載引用

全文與照片刊載於〈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網站http://blog.yam.com/gca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